本文作者:理财投资网

-56.26%,创任期以来最大回撤 诺安基金蔡嵩松的至暗时刻

理财投资网 2022-05-07 12:55

理财投资网 记者 洪小棠3月15日到4月26日,回撤倒数第一让人失望至极,1个月,3个月,6个月的排名,不是倒数第一就是倒数第二。在某第三方代销平台基金讨论区,网友们这样评价诺安创新驱动。

去年9月份至今的市场震荡下跌,导致主动权益类基金业绩普遍下滑。Wind数据显示,在去年以来至今年5月5日这一轮市场调整中,经理任期最大回撤的排行榜上,诺安创新驱动创出其基金经理蔡嵩松任期内最大回撤,-56.26%,这一数值垫底混合型基金去年下半年至今的任期回撤排名。

半导体一哥顶流基金经理蔡嵩松的业绩至暗时刻就这样来临了。

业绩折戟

去年下半年以来,A股市场持续震荡下行,刷新着很多明星基金经理任期内的最大回撤,蔡嵩松或许是最受伤的代表之一。

根据Wind数据整理,在这轮下跌中,蔡嵩松所管理的诺安创新驱动混合基金创下-56.26%(2021年9月14日至2022年4月26日)的任期最大回撤,垫底同期混合型基金最大任期回撤排名。而截至5月5日,该基金自今年以来跌幅为44.95%,排名亦在同类产品中靠后。

业绩塌方的背后,竟不是因为蔡嵩松曾重仓的半导体,而是其刚刚调仓的数字经济。

今年以来随着科技、芯片股行情持续回落,让有着半导体一哥之称的蔡嵩松也着手调仓换股。记者注意到,诺安创新驱动环比前十大重仓股全部换血,且没有了半导体标的。

根据基金一季报显示,蔡嵩松最新的管理规模为284亿元,较去年末缩水了超34亿元。其中,诺安创新驱动管理规模为4.06亿元,持有的股票资产规模为3.72亿元,占该支基金总资产比例为91.62%。

持仓方面,蔡嵩松对诺安创新驱动的前十大重仓股进行了一次大调整,前十大重仓股均为一季度新进标的。

诺安创新驱动的一季报显示,其前十大重仓股分别为卫士通、旗天科技、数字认证、京北方、新国都、浪潮软件、科蓝软件、数据港、普联软件、宝兰德,上述重仓股总持仓比例为54.66%。

公开资料显示,蔡嵩松于2021年5月接管诺安创新驱动混合。2021年二季度,其开始进行大规模调仓换股,从前任基金经理持有的消费、金融等板块调整至大规模买入半导体板块,配置思路与其管理的代表作诺安成长较为相似。

而在2021年三季度,该基金前十大重仓股开始出现了卫士通等个别非半导体个股,2021年四季度,该基金持仓中,半导体标的进一步降低,新风光、中自科技、鼎阳科技等非半导体标的数量逐渐增加。

对于其调仓操作,蔡嵩松在一季度中表示,该基金目前主要仓位在计算机板块。行业估值较低,产业基本面出现拐点,是我最大的投资逻辑。

正如蔡嵩松所言,该基金前三大重仓股卫士通、旗天科技、数字认证均为计算机板块。根据一季报,他看好数字经济的原因,主要源于年初国务院发布的《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以及数字经济被提升到国家战略高度等政策东风的影响。其中,东数西算、数字人民币、网络安全、行业信创等都被基金经理蔡嵩松关注看好。

虽然长期来看或前景可期,但看其目前的产品净值,上述概念在持续贡献负收益。

例如第一大重仓股卫士通,虽在2021年的股价涨幅超2倍。但今年错综复杂的内外部环境压力下,这类较为依赖未来想象空间的成长类标的,因短期的估值透支而被部分机构战略性放弃。截至5月5日收盘,卫士通年内的股价跌幅已经达41.35%。

概念尤可期,财报仍亏损。根据卫士通4月21日披露的2022年第一季度报告,报告期该公司归母净利润亏损3845万元,扣非净利润亏损4162万元。财报公布后股价连续大幅下挫,说明蔡嵩松的左侧布局尚未见成效。

此外,第二大重仓股旗天科技年内股价跌幅达27.60%,科蓝软件的年内股价跌幅也接近40%。

调仓端倪

对于年初至今的深度回撤,蔡嵩松在一季报中表示,虽然市场目前对成长板块预期较为悲观,但是我们需要客观看待。

市场在这个位置集中了疫情、加息、战争、通胀、经济下行所有预期。目前很多长期具有竞争力的优质公司估值已经跌至历史低位,到了买入性价比很高的阶段。目前买入这些优质核心资产,可能要承受短期阵痛,但长期看往往具有较高的收益。蔡嵩松称。

虽然一季报给出了优质公司已经进入性价比很高的阶段的操作表述,但从Wind数据的仓位估算看,一季报后,诺安创新驱动却大幅降了仓位。根据Wind仓位估算,诺安创新驱动在季报期结束后的3月31日,立即进行了调仓,从一季度末的95%仓位降到了78%,仓位调降17%。

根据Wind仓位估算,二季度以来,诺安创新驱动的仓位变动频繁,仅1个月的时间就进行了三次调降仓位,先是4月1日将仓位降至78%,仅一周4月7日又将仓位升至92.82%;过了几天,4月12日又将仓位降了近10个百分点至83.08%。4月15日又将仓位打到95%,4月22日,仓位再次进行大幅调降至69.66%。截至5月5日,其仓位估算一直显示在70%左右。

在此期间即4月1日至5月5日,诺安创新驱动的净值下跌了26.73%,大幅超过同期创业板指13.95%的跌幅。

频繁调仓让其减在了阶段高点,而未赶上后续反弹。一位公募人士如此分析表示。

除了诺安创新驱动,蔡嵩松管理的另外两只产品也不好过,其代表作诺安成长今年以来亏损34.28%,诺安和鑫年初至今也亏损36.31%。

明星基金经理模式难持续

根据Wind数据,诺安基金非货管理规模640.18亿元,其中债券型179.74亿元。而股票型和混合型规模分别为48.51亿元和405.60亿元,合计权益类基金规模达454.11亿元。值得注意的是,蔡嵩松管理的3只产品规模合计283.97亿元,蔡嵩松所管理的产品占据了大半壁江山,占总权益类基金规模的62.53%。

明星基金经理往往因为知名度而获得可观的基金管理规模。然而,近两年来的市场检验也说明,明星基金经理的知名光环,往往也是一把双刃剑。

一些基金公司市场部会因为某一赛道近期市场表现好,而花‘大价钱’宣传和打造该赛道基金经理,更有甚者将其推上热搜,成为基金公司的明星基金经理。由于明星基金经理很好推广给客户,这种模式深得渠道喜爱。但随着板块下跌,明星基金经理会随即跌落神坛,此模式不仅损伤基金投资者的利益,也会给基金公司带来较大的负面影响,不可持续。一位公募基金相关人士如此认为。

在业内人士看来,由于个体利益的巨大诱惑,明星式人才必然趋向于高比例分配激励的私募基金,这对公募基金来说,基金经理快男模式将形成一个恶性循环,在利益驱动下,更多人会把公募基金当成积累个人资源的平台。一旦从这平台得到个人所期望得到的资源,离开就成了很多人必然的选择。

前几年,基金公司打造的一批明星基金经理‘奔私’就是最好的例子。如今又重蹈覆辙了。上述公募相关人士进一步表示。

不过,这一现象引起了监管的注意,近日,证监会发布的《关于加快推进公募基金行业高质量发展的意见》就提到目前行业普遍过度依赖明星基金经理发展模式的现状并提出,引导基金管理人构建团队化、平台化、一体化的投研体系,提高投研人员占比,完善投研人员梯队培养计划,做好投研能力的积累与传承,扭转过度依赖明星基金经理的发展模式。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理财投资网
本文地址:http://www.chufiao.com/zaixianlicaitouzi/85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