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理财投资网

东北百亿引导基金运作背后的故事

理财投资网 2022-04-30 12:55

理财投资网 记者 黄蕾4月中下旬,范南便趁着深圳疫情好转,赶过去和投资人面谈。

到了深圳我是争取以最快的速度和投资人见面,一天见了十几个。他表示,后期还会择机前往北京和上海会见投资人。

如此抢时间是因为3月中旬,东北百亿引导基金辽宁省产业(创业)投资引导基金(以下简称辽宁引导基金)正式征集2022年度基金管理人,范南是负责引导基金日常运营工作的辽宁基金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辽宁基金)总经理。

近20年,范南于一直在保险、银行、证券等金融机构从事股权投资工作。2022年2月,他正式来到辽宁基金,据其介绍,辽宁基金的主要团队是今年3月到位的,目前刚开展工作。在至今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辽宁基金内部异常忙碌,忙着建章立制,忙着看项目,忙着和投资人线上线下沟通……

设立引导基金,通过投资子基金触达企业,以此推进相关产业的发展壮大,是地方政府加快招商项目落地的关键一招。规模达百亿的辽宁引导基金旨在引导社会资本投向辽宁省产业发展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

作为辽宁人,如今回到家乡省份做股权投资,范南是第一次认真了解辽宁的产业基础和产业投资环境,‘硬科技’是辽宁股权投资的很大机会,越‘硬’辽宁越有机会。他表示。

硬科技是辽宁股权投资的很大机会

范南表示,到目前为止,他花了大量时间看项目和找项目,从方法论上总结,即先用GP的角度看项目,再用LP的角度看契合度。他表示,投资项目不能看资料或者简单地听人说,得实事求是的现场调研,分析逻辑就是行业、公司、数据、人。可以纵向看,也可以与全国各省份横向比。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范南表示,辽宁的优势投资项目体现在三个方面:首先,基于充分领先优势的装备制造业、军民融合产业、现代农业、生物医药等领域;其次,基于强大应用场景的更新改造和技术迭代等领域;第三,基于全国统一大市场和双循环下的国产替代市场领域。

范南表示,在深圳和投资人的交流过程中,辽宁的优势投资项目的确也是投资人所关心和问及最多的内容,而且关注的是产业链上更为细分的赛道和更深入的领域,专业度很高。‘硬科技’是辽宁股权投资的很大机会,越‘硬’辽宁越有机会。范南认为当前全国统一大市场和双循环都要求尽快解决我国卡脖子的硬科技能力,包括国产核心材料、核心零部件、核心装备和软件的独立自主性更加重要,科创板、创业板等我国资本市场对硬科技投资的上市扶持力度很大,市场给出的估值也很高。硬科技稀缺性的核心原因就是数量少和不容易,解决逻辑不是就国产谈国产,而是需要将硬核能力分解为更好用更便宜更快速更安全等很多指标,在这个过程中,拥有强大应用场景、完整产业链和长时期技术并人才储备的辽宁应该获得股权投资人更多的关注。

据他介绍,辽宁基金目前已经整理出适合辽宁投资的近30条赛道,针对这些赛道,辽宁的优势和短板如何反映在投资上,尤其是反映在未来可能的变化上,均已做了分析,准备和拟合作的管理人深入沟通。同时,在分析赛道的基础上,针对不同赛道现有辽宁省的优秀企业进行梳理,从技术、市场、品牌、人才、上下游客户等多方面挖掘投资价值,努力建立三种类型的项目库,部分企业不仅是好的投资标的,本身也具备优秀CVC的潜质。

构建产融生态

事实上,我国的政府引导基金以2002年中关村创业投资引导资金的成立为开端,其中2002年-2007年,为初步探索阶段,2008年-2016年为规范发展阶段,根据清科创业旗下研究中心统计,2015年至2016年,政府引导基金在全国各地呈现爆发式增长。整体来看,我国政府引导基金在历经2015年和2016年的高速增长后设立步伐有所放缓,即从2017年至今,逐步进入存量精耕细作阶段。

投中研究院《2021年政府引导基金专题研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末,各级政府共成立1437只政府引导基金,自身规模累计达24666亿元。

在地域分布上,上述报告显示政府引导基金集中于东南沿海地区,比如华东、华北、华南地区政府引导基金数量和规模位居地区前三,合计占政府引导基金数量总和近74%,规模占总数的75%。而东北地区,以54只的政府引导基金数量和434亿的自身规模来看,均排在地区的最后。

因此,作为东北地区百亿引导基金的辽宁引导基金在引领辽宁省以及东北地区股权投资行业迎来新一轮的发展热潮上被寄予期望。

翻开范南的履历会发现其一直在各大金融机构从事股权投资:曾任中国太平洋保险集团资产管理公司项目投资部经理、交银国际(亚洲)有限公司副总裁、建银国际上海总经理、建银城投环保股权投资基金常务副总经理、交银国际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人、光大资本总经理等职。

范南于2022年2月正式到辽宁基金任总经理,亦是第一次从省份政府引导角度考虑股权投资的工作重心。和之前在金融机构的股权投资经历相比,他认为主要的不同体现在三个方面:首先,经营的目标和导向与金融机构不同,盈利性不是全部,更多是看待对辽宁省的招商贡献度。其次,以前是做GP,现在是从LP角度考虑问题,对曾经的竞争对手有了更直接的理解,也对个人股权投资工作的理解进一步加深和学习。再者,看投资项目的角度不同,政府引导基金更需要从产业链角度考虑问题。

我此次前往深圳面见投资人,很大的一个关注点就是产业逻辑,希望投资人能为辽宁省带入产业资源和产业链。范南说,比如,此次他印象颇为深刻的是,有一位投资人在同一产业上的细分赛道,各投了几十家公司,是深耕产业的资深投资人。

今年3月份正式发布招募基金管理人公告后,范南表示虽然疫情对基金管理人的见面有明显影响,但整体推进比较顺利,目前达到申报条件的基金管理人家数已超出预期。

在范南看来,引导基金是辽宁省招商工作的基础设施之一,不仅是在找管理人和做投资,更想构建一个投资、基金、项目、区域、行业、人才协同发展的新型产融生态,能够稳定发挥作用和充分市场化迭代。

因此,范南认为,一方面,引导基金需要的基金管理人要有共性的合作基础,比如价值观一致、主要管理人员经历过周期、投出的规模体量充分、有成功项、有可分享的失败项,并认可引导基金的管控模式等;另一方面,引导基金要主动争取与辽宁省产业优势有契合度的知名基金管理人合作,发挥其行业优势,并择优选取更契合辽宁省产业发展政策的基金设立方案。

此外,引导基金还要认真做好对投资管理人的各项服务工作。作为LP不缺位、不越位,未来希望建立带着项目找管理人和带着管理人找项目的并行工作模式。

股权投资三大趋势

近20年一直在保险、银行、证券等金融机构从事股权投资工作,范南表示,这近20年亦是国内股权投资市场发展的黄金时期,作为直接从业人员,回顾过往他最深的体会是:赶上了时代,通过多次β的被动结果,实现了自身α的主观理念。(注:在基金投资里,靠大盘总体上涨赚到的收益,叫做β收益;需要基金经理运用各种投资策略,主动进行投资组合配置管理赚到的部分收益,叫做α收益)

经历了我国股权投资市场发展的近20年时光,范南认为股权投资市场有三大趋势越来越明显:

第一,投后的增值服务(value-added)已经不是锦上添花,而是能募到资和能投出去的关键。投资成败中投资和投后管理的比重越来越向后者倾斜,这要求投资人必须要低下头、弯下腰、混进圈子和不断学习。范南表示以前的投后管理主流分别经历了协调资金、规范上市条件、改善公司治理结构等多阶段,现在则必须得帮着干活,即逼着投资人必须要聚焦和下场接地气,这也是最近几年的明星投资人行业属性越来越明显的原因。

第二,投资的阶段已经与教科书的规则形成明显差异。范南认为,现在大概没有多少机构还强调VC和PE的区分,或者强调上市前和上市后的区分。人民币基金与美元基金的战术打法越来越趋同,部分金融机构的市场机会型或策略型股权投资收效也低于预期,当前认同度较高的投资主要包括围绕产业资源的早期投资、GP和LP共同作战的成长性投资、依托强大产业管理能力和人员数量的并购式投资。

第三,政府引导基金的发展路径多元化越来越明显。早期政府引导基金有市场认同的1.0-3.0版本案例,随着新能源装备、卡脖子技术、生物医药、颠覆性TMT技术等几个大行业的市场争论和周期洗礼,政府引导基金的发展路径已经不是统一模式。部分引导基金管理团队直接历练成为市场优秀的独立GP,部分国有资金或民营企业大力加强引导基金的投资板块,这是一个好的现象,说明国有投资‘商业化’和‘市场化’已经具备了相当的规模和自身能力。

范南表示,这次回到家乡参与辽宁引导基金的工作,对他来说,既是荣幸,也是机会,这段时间各省厅局行业主管机构的专家和各地市招商局的最新资料对我们帮助很大,我们也不能说现在就很了解,因为投资是个永远变化、永远学习和永远创新的过程。他如是总结。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理财投资网
本文地址:http://www.chufiao.com/zaixianlicaitouzi/84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