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理财投资网

信用卡迈过300万张 城商行的成本账

理财投资网 2022-04-16 12:55

理财投资网 记者 万敏 宁波银行、中原银行、青岛银行三家上市银行的信用卡发卡量迈过300万关口,成为国内信用卡市场的新挑战者。

在信用卡行业,业界普遍认为,发卡量300万张是信用卡业务盈亏平衡点。

冲刺300万卡量

21世纪头一个十年,国内信用卡发行量经历了一轮高速增长。央行数据显示,2003年,我国信用卡发行量约为300万张,而到2012年,国内的信用卡年发卡量已经达到3.3亿张。

不过,信用卡市场的大部分份额被国有大行和少数几家股份制银行牢牢占据,城商行的信用卡受到营业地域、品牌吸引力的限制,影响力难以扩大。

以宁波银行为例,可查数据显示,该行至少在2007年已经开展贷记卡业务,发卡量27.63万张。但直到2021年上半年,才实现300万信用卡量的突破。

从行业来看,2019年是信用卡卡量增长的一个转折点。央行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全年信用卡和借贷合一卡发卡数量共计7.46亿张,同比增长仅8.78%,相较于2018年16.73%的增长率有了明显下降。

但仍有城商行抓住了互联网的东风,利用线上化申请、审批的技术成熟机遇,实现了跨越式的发展。中原银行2019年年报披露,当年累计发卡199.77万张,较上年末新增96.89万张。即一年内,发卡量猛增了约90%。青岛银行信用卡在2018年9月正式上市,到2019年9月,发卡一周年,累计发卡已经突破100万;2021年12月,青岛银行信用卡累计发卡突破300万张。

目前,除了在2021年新晋级300万卡量的三家城商行,还有上海银行发卡量超千万,江苏银行超过500万。此外,广州银行虽然还未IPO,但其信用卡业务近年来亦发展较快,该行在官网披露的2020年年度报告中称,已累计发卡451.21万张。大型国有银行和全国性股份银行中,除了浙商银行和渤海银行,发卡量均在上亿至数千万之间。

发卡量增长并不代表收入一定会增加。对很多银行来说,信用卡发出去之后,还需用更大力气营销客户去激活用卡、增加分期,才能带来业务收入,盈利则更加玄学。

2021年年报显示,青岛银行发卡量增速47%,营业收入6.27亿元,较上年增长 46.73%。中原银行发卡量增速25%,收入10.102亿元,同比增长43.87%。宁波银行发卡量增速27%,但未披露收入情况。

值得关注的是,已经有银行出现了发卡量增长,但收入在下降的情况。以股份制银行浙商银行为例,该行年报显示,2021年累计发卡量387.06万张,较上年增加了7.82万张,但信用卡收入为11.85亿元,较上年少1.59亿元。

浙商银行的信用卡发卡量也曾有过一个冲刺期,历史披露年报数据显示,该行发卡量在2017年出现了翻倍增长,从2016年末的110万张增长到2017年末的249万张。2018年进一步提速,发卡新增 98.28万张达到348万张;实现消费额724.17亿元,同期增长176.02%;透支余额 191.68亿元,较年初增长165.32%。

到2019年卡量增长速度开始放缓,浙商银行2019年全新仅新增了18.13万张,累计发卡量366.13万张。但直到2019年上半年,信用卡收入都还有150%以上的增长。此后,2020年和2021年每年新增卡量从13.11万张降至7.82万张,2020年业务收入13.44亿元,少于上年的13.65亿元。2021年业务收入11.85亿元。

由于以上银行都未披露信用卡业务独立核算的利润情况,很难说300万卡量是否真的实现了盈亏平衡。一位资深信用卡科技人士对记者表示,目前市场上获客成本越来越高,发卡量成为一个非常内卷的指标。很多银行卡发了不少,活卡率很低,最后还亏钱。

线上流量渠道,平均每张卡获客成本大致按200元计算,300万张卡仅获客成本就达到了6亿,还有后期运营的成本等,很难盈利。这位人士表示。

去年12月,银保监会发布关于《关于进一步促进信用卡业务规范健康发展的通知(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连续18个月以上无客户主动交易且当前透支余额、溢缴款为零的长期睡眠信用卡数量占本机构总发卡数量的比例在任何时点均不得超过20%。并且,超过该比例的银行业金融机构不得新增发卡。

上述信用卡科技人士认为,比起新增发卡,银行应更重视存量卡的活跃度运营。

信用卡互联网渠道生变

未来,影响小型银行信用卡发卡的一大因素或将是互联网渠道主动或被动的萎缩。《征求意见稿》中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通过单一合作机构或者具有关联关系的多家合作机构各类渠道发起申请并获批信用卡的发卡数量合计不得超过本机构信用卡总发卡数量的25%,授信余额合计不得超过本机构信用卡总授信余额的15%。

上海地区一位商业银行信用卡人士告诉记者,有此类情况占比较高的银行已经开始关闭流量渠道。同时,《征求意见稿》中对银行信用卡自主风控、数据安全、不突破区域经营等合规的要求,也令银行不得不调整与互联网渠道合作的模式。集中度的管理,对一些大的全国性银行影响不大,因为它们有能力和很多不同平台合作发卡做到分散,难受的是小银行。这位人士认为,小银行在产品开发、技术支撑上面临更多困难,对互联网渠道的依赖度也更大。

在过去几年里,不少银行会将信用卡与外部平台的合作情况列入年报信息披露中,一些大流量的影音平台、电商平台,都是银行青睐的联名卡合作对象。记者观察到,在2021年年报里这类披露信息大量减少了。

江苏银行年报中称,推出美团无界数字信用卡、绿色低碳信用卡、花加无界联名卡等创新产品。与头部互联网机构开展深度合作,提供方便快捷的普惠金融线上化服务,满足互联网长尾用户对消费贷款的需求。

青岛银行则主动披露,该行报告期银行自有渠道合计发卡49.42万张,占全年新增发卡量的 51.24%,多元获客逐步成型。

中原银行在2020年年报中披露,推出中原银行携程联名白金卡、银基联名卡、爱奇艺联名卡、肆意人生女性卡,利用大平台流量和特色合作植入场景获客。2021年年报中则表示,立足本地优势,聚焦目标客群需求和偏好,深度链接属地头部品牌及消费场景,打造系列属地联名信用卡。

《征求意见稿》给出的整改过渡期有24个月,届时,2018年左右发卡的互联网平台合作的信用卡,也将面临五年到期续卡的问题,对部分银行来说找到维持卡量合理增长、降低外部合作集中度、增厚信用卡收入,将迎来更为复杂的一个时期。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理财投资网
本文地址:http://www.chufiao.com/zaixianlicaitouzi/80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