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理财投资网

多家基金公司主动下调管理费率 公募降费大势所趋

理财投资网 2021-12-18 12:54

理财投资网 记者 李沁又有基金公司主动下调管理费。

2021年12月16日,银华基金发布下调基金管理费率的公告。公告显示,自2021年12月21日起,调低银华信用精选一年定期开放债券型发起式证券投资基金的基金管理费率,将基金管理费年费率由0.80%调低至0.30%。

除了银华基金,四季度以来,大成基金、上海东方证券资产、建信基金、嘉实基金、鑫元基金亦主动下调了基金管理费率。

四季度来,已有13只基金主动下调管理费率(不包括触发合同条款被动下调的情况)。将时间拉长,年内已有超90只基金公告下调管理费率。

这对投资者来说,是百利无一害的好事。北京一位就职于北京某中型基金公司的人士表示。

根据天相投顾统计,2020年公募基金管理费达到929.63亿元,同比增长47.08%。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刊文的研究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在不同类型的基金产品中,股票型基金、混合型基金、债券型基金的平均管理费率分别为1.11%、1.15%和0.48%。

从四季度下调管理费率的基金来看,以债券型基金居多,且机构投资者比例较高。

相较美国共同基金,我国公募基金收取的管理费仍相对较多,这与两大市场的主要产品构成、资金来源是否稳定、基金管理人获取收入的方式等因素相关。不过,多位机构人士表示,随着我国公募基金的规模增长与产品同质化竞争激烈的情况下,未来降低管理费将是大势所趋。

多只基金下调管理费用

根据Wind数据统计,四季度以来,已有13只基金主动下调管理费率,与2020年相比环比减少13%。具体来看,除银华信用精选一年定期开放外,中欧纯债债券型证券投资基金(LOF)管理费年费率由0.60%调低至0.30%;大成景荣债券型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年费率由0.7%改为0.3%;建信灵活配置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的管理费年费率由1.5%下调至1%;建信兴利灵活配置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的管理费年费率由1.5%下调至0.8%;东方红鑫泰66个月定期开放债券型证券投资基金降管理费由0.25%调整为0.15%;嘉实丰益纯债定期开放债券型证券投资基金的管理费由0.4%下调至0.3%;鑫元核心资产股票型发起式证券投资基金由1.5%调整为1.0%;中加优选中高等级债券型证券投资基金则由0.7%改为0.3%;银华纯债信用主题债券型证券投资基金(LOF)由0.6%调低至0.3%;鑫元鸿利债券型证券投资基金的管理费年费率由0.6%调整为0.3%;国投瑞银瑞祥灵活配置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1.50%/年调整为0.90%/年;富国强回报定期开放债券型证券投资基金由0.6%调整为0.4%。

其中调整幅度最大的为建信兴利灵活配置,管理费年费率下调了0.7个点,调整幅度较小的为东方红鑫泰66个月定期开放及嘉实丰益纯债定期开放,下调了0.1的点。不过,从最终的调整结果来看,东方红鑫泰66个月定期开放的管理费率最低,为0.15%。从基金产品的类型来看,四季度调整的基金多为债券型基金,只有建信基金的两只产品为主动权益类产品。

基金公司为何主动下调管理费率?

多位基金从业人士认为,如果调整的产品的为机构产品,可能是应机构要求降费。而在四季度下调管理费的产品中,除建信兴利、建信灵活和大成景荣外,其他产品的机构持有比例均超过80%,其中东方红鑫泰66个月定期开放的机构投资者比例为100%。

此外,华南一位大型公募人士认为,基金公司下调管理费率也有可能是吸引投资者。例如,在ETF产品频发、市场同质化竞争严重时,便有不少基金公司选择打价格战,以求获得投资者的青睐,增加销量。

华东一家大型公募人士在接受采访时也指出,基金公司不会轻易改变管理费率,下调管理费的情况比较罕见,除非是在产品同质化竞争惨烈,完全没有其他抓手的情况下才会进行调整。基金公司更多的是在手续费上做文章。

至于基金公司下调管理费的效果,某基金第三方销售机构人士表示,从平台获取的数据来看,投资者对于基金的管理费并未有太大感知,相较之下更在意申赎费用。

那么,降低管理费对投资者而言究竟是不是一件好事情?前述就职于北京某中型基金公司的人士表示,大部分基金公司下调管理费对投资者而言都是一件好事情,且无需召开持有人大会便可通过。不过也可能存在这样的情况:如果某只产品应机构要求降费,大资金进入,相应便会摊薄以前持有人的收益。

公募降费大势所趋

根据天相投顾统计,2020年公募基金管理费达到929.63亿元,同比增长47.08%;尾随佣金241.14亿元,同比增长66.56%。

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在2020年第21期《声音》刊登的《美国共同基金发展情况简述》一文中指出,截至2018年末,我国股票型基金、混合型基金、债券型基金的平均管理费率分别为1.11%、1.15%和0.48%。总体趋势上,我国主动管理类股票型、债券型基金的平均费率都趋于下降;而指数型基金的费率下降趋势更为显著。但与美国共同基金相比,我国公募基金费率仍然略高,且规模加权平均费率与简单平均费率差异相对较小。

究其原因,北京一位大型公募的基金经理表示,相对而言,中国还是一个管理费比较高的国家。海外主动基金,特别是共同基金的超额收益率较低,所以管理费率也低。不过海外对冲基金的收费就相对较贵,相应地,其超额收益率也较高。而中国作为一个新兴市场,本身就有足够多的创造超额收益的能力。

坦率来讲,过去十几年公募年化超越指数的收益还是比较客观的。换言之,如果基金管理人能够持续不断地为投资者创造高收益,那么设置与这价值相匹配的管理费率也无可厚非。然而,由于随着市场获取超额收益的难度越来越大,能为投资者创造的额外附加值越来越小,管理费率降低也在情理之中。上述基金经理如此表述。

富达国际中国区董事总经理李少杰认为,在讨论管理费率之前,需要对主动管理型基金和被动管理型基金的管理费做出区分,不能一概而论。总体来说,被动型基金的管理费率会更低一些。从主动管理的角度来说,需要打造一支专业的投研团队,以挖掘公司价值、获取超额收益,这就会导致比被动投资需要更高的运营成本。

此外,《美国共同基金发展情况简述》中亦提到几点海内外公募基金管理费率差别较大的原因:其一,我国公募基金缺乏稳定的长期资金来源,销售服务费占比较高;其二,美国的基金管理人除管理费收入,还能依靠持仓证券转融通、向投资者提供投顾服务等其他方式来获取收入,而我国基金管理人获取收入的方式较为单一;其三,投资者对费率水平的敏感度不高,更看中基金的业绩,业绩好的基金较为容易吸引增量资金。

回看美国基金市场,75%的基金设有管理费率调整的投资临界点,即当基金资产规模达到一定程度时,管理费率会相应地降低。不过,美国共同基金也曾经历高管理费率时期。1966年,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曾呼吁对《投资公司法案》进行修正,认为共同基金的投资顾问并没有让投资者分享规模经济的好处,提议法律进行修正,要求管理费率必须合理,并规定基金持有人可以在联邦法院对不合理的收费进行起诉。

《美国共同基金发展情况简述》指出,美国共同基金出现的费率下降趋势主要源于市场机制,具体原因包括规模效应、行业竞争加剧和资金偏好。其中资金偏好是指在市场有效性不断提高的背景下,资金对成本的敏感性提升,随着指数型基金、ETF和免佣基金不断吸引资金流入,流向低费率基金的资金明显增大。

据晨星统计,自2000年以来,晨星分类中费率最低的20%的基金资金流入整体呈上升趋势。2018年,晨星分类中费率最低的20%的基金获得6050亿美元的资金净流入,其中约75%的资金流向了被动型基金,约97%的资金流向了费率最低的10%的基金。

中国公募基金是否会如美国共同基金一般向低管理费的方向发展?

上述华南大型公募人士表示,低管理费的战场早已在ETF产品竞争中显现。未来,多位业内人士认为,降低管理费有利于提升投资者的关注度和产品的综合竞争力,在公募基金同质化竞争激烈的情况下,未来降低管理费将是大势所趋。

李少杰认为,新技术的发展和应用也会帮助基金公司更高效地研究和运营,进而形成一个费率长期走低的趋势。

前述北京大型公募基金经理表示,伴随着未来市场有效性的提升,公募基金的整体费率一定是下移的,不过这个下移未必是通过主动权益类基金的降费来实现,也有可能表现在被动产品的规模不断扩大之中。近一两年,被动产品的规模迅速扩大,当市场发现用被动的工具或系统化方法仍然能够获得较高的超额收益时,资金便会倾向于此,自然带动费率的下降。从这个角度来看,公募基金的管理费率下降的趋势不可阻挡。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理财投资网
本文地址:http://www.chufiao.com/zaixianlicaitouzi/46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