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理财投资网

鲍威尔再获美联储主席提名 唯一竞争者获提名为副主席 鸽派与更鸽派分歧几何

理财投资网 2021-11-23 12:54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梁冀 当地时间2021年11月22日,美国总统拜登提名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为下一届美联储主席候选人。提名经参议院确认后,鲍威尔将于明年2月开启其作为美联储主席的第二个任期。此外,布雷纳德(Lael Brainard)——鲍威尔此前的唯一竞争者,被提名为美联储副主席。至此,市场关于美联储主席人选的猜测尘埃落定。

拜登在一份声明中称,“正如我此前所讲,我们不能只是恢复至疫情前的状况,而是需要更好地重建经济。我相信鲍威尔主席与布雷纳德博士将保持对降低通胀、稳定物价和提供充分就业的关注,建设更加强大的经济”。

值得注意的是,拜登此次公布提名的时间较以往偏迟。此前,小布什总统于2005年10月底提名伯南克为美联储主席,奥巴马总统于2009年8月底提名伯南克连任、于2013年10月上旬提名耶伦,特朗普总统于2017年11月初提名鲍威尔。

鲍威尔获得提名的消息传出后,美元指数和美国国债收益率盘中拉升,美元指数11月22日涨0.45%至96.5036;黄金价格则下跌2.22%至1804.28美元/盎司,为近三个月来的最大单日跌幅。美国三大股指表现低迷,纳指下跌1.26%,道指微涨0.05%,标普500指数微跌0.32%。

鸽派美联储

鲍威尔于2018年2月就任美联储主席,此次再获提名后,其任期将延长至2028年1月31日。鲍威尔出生于美国华盛顿特区,并于1975年在普林斯顿大学获得政治学学士学位、于1979年在乔治城大学获得法学博士学位,并在律师事务所、投资银行及私募机构等工作多年。

相较于鲍威尔,布雷纳德具有更明显的经济学学术研究背景。布雷纳德于2014年6月经奥巴马提名就任美联储理事,曾于2010至2013年任美国财政部副部长。布雷纳德于哈佛大学取得经济学博士学位,并担任过布鲁金斯学会副总裁、麻省理工学院的应用经济学副教授等职位。

西部证券研报指出,鲍威尔与布雷纳德均为鸽派,但后者尤甚。货币政策主张方面,二人都对通胀持较高容忍度,允许通胀率暂时高于美联储的长期目标。今年年中,鲍威尔和布雷纳德一致认为高通胀反映的是少数行业供需不匹配,是暂时性的;二人均强调维持购债规模和宽松货币政策以推动劳动力市场复苏的重要性。

数据显示,今年4月份以来,美国主要通胀指标持续高企,大都处于近三十年来的高位。10月份,CPI同比增长6.2%,为1990年12月以来的高位;核心CPI增长4.6%,为1991年9月以来的高位;PPI增长8.6%,为2010年有数据以来的新高。值得注意的是,美联储主要参考的PCE和核心PCE,9月份分别增长4.4%和3.6%,也均处于1991年以来的高位。

不过,布雷纳德更加关注劳动力市场恢复的充分性和平等性。她表示,大流行造成了深刻而不同的破坏,凸显了充分就业的至关重要,尤其是对于中低收入工人和那些在劳动力市场面临系统性挑战的人。她还表示,“大流行严重影响了许多母亲的劳动力市场地位,特别是黑人和西班牙裔母亲、子女年龄较小的母亲以及收入较低的母亲”。

加息节奏上,布雷纳德被广泛认为是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最为鸽派的成员。若其就任,或将保持更长时间的相对宽松环境。一方面,布雷纳德更看重就业市场恢复的“平等性”,另一方面,布雷纳德一直更担心美联储在取消经济刺激措施方面会太早而不是太晚。

同样,鲍威尔也对加息表现出足够耐心,并强调在美国经济恢复到接近充分就业水平之前,利率不会上升。另外,从“缩减恐慌”中吸引教训后,鲍威尔对货币政策的处理也更灵活。

西部证券宏观首席分析师张静静认为,无论谁当选,美联储首次加息时点或均不会早于2022年12月。她强调称,美联储货币政策节奏往往与政治因素有关,中期选举与大选年份会适度放松,其他年份则相对从紧。她表示,由于两位候选人货币政策态度均偏鸽派,叠加政治因素,因此,预计无论哪位被提名,美联储首次加息时点均不会早于明年底。

分歧聚焦金融监管及气候问题

市场普遍认为,鲍威尔与布雷纳德最明显的分歧在金融监管方面。由共和党总统提名且浸淫华尔街多年的鲍威尔支持放松银行管制议程。鲍威尔任期中,美国政府通过《多德-弗兰克法案》“回滚”法案,放宽美联储“压力测试”,以降低数千家中小银行的监管压力,使银行无需持有更多的资产来防止现金短缺。

布雷纳德则积极强调加强金融监管和宏观审慎政策,曾公开反对上述“回滚”法案。其倾向于采取更强硬的监管工具、提高资本充足率、对银行进行更严格的压力测试、或限制银行投资自营交易的范围,从而阻止资产泡沫的发生。布雷纳德一直反对在金融危机后放松银行监管,认为大型银行应当保持负责和保守。

今年8月,民主党资深参议员Elizabeth Warren在接受采访时,称赞布雷纳德“她很好地说明了为什么美联储的工作是在这一领域充当警察,并确保最大的金融机构不会把我们的经济置于更大的风险中”。同时批评主席鲍威尔对大型金融机构保护过度,称鲍威尔是“危险人物”;Warren称,“我担心的是,他一次又一次地削弱了这里的监管”“我们需要一个了解并使用货币政策工具和监管工具的人来确保我们的经济安全、我们不要忘记2008年发生的事情”。

气候问题方面,布雷纳德积极致力于解决气候问题给金融系统带来的风险,认为美联储应建立情景分析模型,来评估气候问题对银行业的影响。鲍威尔此前则坚持认为气候变化不是货币政策考虑的一个主要因素,而应由政府应对。

不过,拜登在声明中明确表示,鲍威尔和布雷纳德均同意其需要采取紧急行动应对气候变化造成的经济风险、以及提前准备好应对金融系统风险的观点。

此外,在数字货币方面,布雷纳德认为美国不应落后于其他国家发行数字货币,而数字货币不应由私人部门发行,这将会破坏美国金融稳定。而鲍威尔则更为谨慎,仅支持呼吁建立稳定币的监管框架,暂未考虑政府发行问题。

政治因素难忽视

有外媒报道称,两名进步派民主党参议员先前联合发表声明反对鲍威尔连任,称后者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所做工作不足,而美联储主席需从金融稳定和监管的角度来关注气候变化。声明中写到:拜登总统必须任命一名能够确保美联储履行其保卫金融系统职责的主席,且认同政府关于应对气候变化是所有决策者的责任的观点。

另一方面,鲍威尔也获得了数位跨党派议员的支持,共和党参议员Pat Toomey等人明确表示反对布雷纳德,民主党参议员Jon Tester也明确表达了对鲍威尔的支持。

“回顾美联储历史,在任总统更倾向选择乐意‘配合’的美联储主席。”中泰证券分析师陈兴表示。

陈兴认为,自1914年以来的历届美联储主席、总统党派情况的统计结果表明,同一时期美联储主席和总统党派相异的情况并不少见。而且,相比较而言,在民主党执政时期,对于来自共和党的美联储主席容忍程度更高。但相较以往,本次美联储主席提名背景有其特殊性:一方面,提名现任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特朗普并未连任总统,而拜登目前民众支持率持续走低。另一方面,2022年是拜登任期内的中期选举,纵观历次美国中期选举,其结果通常对总统所在的执政党不利。

他表示,考虑到拜登支持率持续走低,目前面临较大压力,为了稳住明年中期选举,使得民主党政府获得选民的支持,可能会选择货币政策观点更为鸽派,与政府配合度较高的候选人。而最终无论谁获得任命,可能都会面临在中期选举前配合政府运用货币政策来刺激经济的压力。

中金公司研报认为,2022年11月8日,共有34个参议院席位和所有435个众议院席位将进行改选。当前民主党仅以微弱的优势控制国会两院,其中参议院民主党拥有50票,刚好过半,众议院民主党则以222-213的微弱优势领先。从历史经验看,在新一任总统首个任期内的中期选举,执政党输多赢少,加上总统拜登的支持率持续下滑,民主党想要继续把控国会,面临挑战。如果民主党失去对国会的完全控制,那么拜登政府后续经济政策或难以推行,美国经济前景不确定性也将增加。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理财投资网
本文地址:http://www.chufiao.com/zaixianlicaitouzi/39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