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理财投资网

新三板十年 老股兆信股份备战北交所

理财投资网 2021-11-20 12:54

理财投资网 记者 沈怡然 截至11月19日收盘,兆信股份(430073.NQ)股价7.01,算下来一天只成交了21手,10000多元的资金量。这是一家身处新三板创新层、准备迈入精选层的企业,兆信股份董事长张永红对记者称,公司预计将从明年4月披露财报前后正式启动筹划北交所的申报准备工作。

兆信股份成立于1996年,以防伪溯源技术起家。简单说,公司的业务是为制造业生产线上的产品赋予唯一识别身份码,即一物一码,并为制造业提供产品全生命周期管理的软件与服务,主要是用场景有品牌保护、商品质量追溯、数字化通路、数字化营销与数据洞察等。

自开市以来,北京证券交易所(下称“北交所”)已有81家企业,全部来自新三板。兆信股份是最早一批登陆新三板的企业,然而新三板整体交易一直不活跃,公司这10年来日成交量常是个位数、十位数,K的形态趋近于一根直线。即便在2015年的大牛市中,A股40万亿的日交易量,这家公司日成交量至多到1万手。

期间,公司曾以多次定向增发、大股东购买小股东股权等方式,完成了一轮战略转型。张永红表示,公司一直希望得到资本市场上一个公允的估值。在北交所政策落地之前,公司甚至考虑过退市转板,但是在营收规模上够不到创业板、在估值上够不到科创板。

张永红称,一年前他曾在非公开场合听说一些消息,说新三板将有一次机制的变革,会有一个市场来接纳企业。他当时第一反应是,这对兆信股份来说是个很好的消息。

初闻北交所

从财务数据看,如今的兆信股份是这样的:在2018-2020年间,企业每年营收规模在1.5-1.7亿之间,毛利率在40-50%之间,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在400-1300万之间,属于科技类轻资产公司,公司最大的资产也即成本来自于人力,每年研发投入达到千万元级别以上,并且逐年增长。

张永红称,在2020年,管理层对于新三板将有政策变革的消息很兴奋,在2020年新三板设立了精选层之后,公司立即抓住市场机会,经过创新层准入的一系列合规程序后,在5月第一批名单中进入了新三板创新层。

创新层约有企业1000家,精选层只有约50家。公司原先的计划是,通过2020年的相关业绩等条件冲击精选层,之后进行转板上市。但是2020年的疫情影响到了公司业务,各地的客户工厂因为疫情管控无法开放,项目的现场方案演示、竞标、现场实施等工作停滞或者延期,公司研发及销售团队之一的武汉分公司受到尤其大的影响,在年中北京总部又遭遇北京疫情的影响。

2020年下半年公司业务得到了一些恢复,扭转了上半年的亏损,并做了全面的品牌升级-兆信科技。但是全年来看,收入减少了11%,净利润减少了67%。张永红表示,当时由于业绩达不到精选层的标准,同时公司也考虑了正在进入的投资方对年度利润的对赌要求,公司决定第二年再战精选层。

到2021年9月,随着北交所的设立,新三板企业在上市路上进一步缩短了距离,创新层企业在满足北交所申报的条件下可以直接申报北交所,只要公司2021年的业绩等指标满足北交所要求,明年就有希望申报并进入北交所。从审核时间看,创业板需要12个月左右,科创板需要6-9个月,北交所审核效率会更高。

蛰伏新三板

兆信股份成立于1996年,是国内最早一批专注电码防伪的企业,也是最早登陆新三板的一批企业。新三板高峰时期有近10000家,截至目前,整体挂牌企业有7027家。

公司最初期待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张永红表示,市场缺乏流动性和交易量,对于企业,得不到一个相对公允的估值和融资机会,对于投资者来说,只能得到公司的分红而没有股价的回报。

新三板的合规审查还是非常严格的,包括严格的审计、券商服务,张永红表示,“期间一些企业选择退市,有的想重新转板上市,有的甚至是支付不起上市开销,新三板十年之间,经济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很多中小企业真的就倒下了”,张永红说。

2014年,慧聪集团投资兆信股份,成为最大的股东,并在2018年更换了新任的管理层。张永红就是由集团委派作为兆信股份的经理人,他在2018年底接手公司,一个目的是帮助公司转型,另一个目的是在资本市场寻求出路。

张永红说,因为轻资产模式、客群稳定,公司的现金流尚好,还是盈利状态。在品牌防伪溯源领域做到头部位置,但这块市场相对较窄,为了寻求一个新的增长空间,公司希望从单纯的防伪溯源技术提供商,转型成制造企业从生产、到仓储物流、再到渠道终端、直到消费者的数字身份管理商,博一个更大的市场——帮助制造企业进行数字化升级。如今客观条件具备,传统产业有意愿采购数字化工具,二维码和物联网应用也正在普及化。

公司最初期待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张永红表示,市场缺乏流动性和交易量,对于企业来说,得不到一个相对公允的估值和融资机会,对于投资者来说,只能得到公司的分红而没有股价的回报。

当时张永红考虑,要不要退出新三板,到创业板上市,但是创业板要求最近两年净利润累计不低于5000万。后来又有了科创板,但是要求企业市值不低于10亿元。两个板块的上市标准都不符合公司的情况,同时,从新三板摘牌也需要履行相应的一套股转程序。管理层便决定,在启动新的上市通路之前先留在新三板,公司坚信新三板合规的公司治理同时能帮助公司强化管理,保持合规运营。

在北交所政策出现之前,新三板上的企业都经历了一段漫长的蛰伏期。张永红称,当时市场开始谈注册制,觉得似乎有一些希望,当时期待新三板能和其他市场联通起来,或许有转板的机会,就继续坚持了一段时间。

北交所的期待

目前,北交所共有企业81家,包括10只新股和71只精选层平移股,开户数达到432万。在张永红看来,从精选层到北交所的一系列制度改革,包括由定向到公开发行、多层次的互联互通机制、降低投资者门槛,都有希望改善新三板的流动性。

张永红表示,期待北交所能以最短的时间,在资本市场形成一个相对较大的企业规模,规模足够大才能吸引投资人。相信未来会吸纳更多的企业,而交易所也会坚持严格地把关,督促更多中小企业提早做合规,认识到规范管理的重要性。

对于后市,有观点认为,随着供给端的增加,未来北交所上市公司之间的估值会出现分化。北交所的使命是培育一批专精特新企业,但是很多专精特新的企业都面临一些共同的问题,当前市场占有率很高,但未来会面临市场单一、增长性不足的问题,这也会限制企业在二级市场的估值。

对此,张永红的理解是,所谓的“专”,就是现阶段在某个细分领域将某种工艺技术做到极致,但不代表企业要永远守在那儿。从技术的成果转化上看,如果不运用到更多的市场,那曾经的“专”也就失去未来的意义。

兆信股份定位于一家数字身份管理企业,已经在产业链上占据了一个不错的位置,希望未来在不偏离技术底座的基础上,瞄向更大市场,拓展更多应用场景,如在产线端有更强的解决方案,在营销端更多帮助品牌做好BC联动,在数据端有更多的数据服务,从而优化品牌运营管理中的数据决策等等。张永红表示,一物一码为基础的物联网,会有更广泛的价值应用。

影响专精特新企业的另一个问题是相关产业的成熟度。张永红表示,一项技术往往会受限于配套的发展程度以及整个技术体系的成熟度,比如某个工艺在技术上走向更高精度,但是超前于产业的发展,市场不成熟,这的确是难以调和的一个问题。唯一的办法是蛰伏,包括企业和投资者,都要做时间的朋友。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理财投资网
本文地址:http://www.chufiao.com/zaixianlicaitouzi/38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