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理财投资网

客户、供应商疑云未解 才府玻璃两度冲击IPO终被否

理财投资网 2021-11-13 12:54

理财投资网 记者 黄一帆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11月11日晚间,证监会官网显示,浙江才府玻璃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才府玻璃”)首发事项未获通过。当日共审核3家拟IPO企业,1家获通过,1家暂缓,1家被否。

才府玻璃的上市之路堪称一波三折。早在2017年,才府玻璃就开始冲刺IPO,然而排队等待两年后,才府玻璃被安排在2019年6月6日上会,不过公司临阵脱逃,在审核前夕撤回申报材料,公司IPO终止。

2020年,才府玻璃重启IPO,将目光转至深市主板。不过,今年9月16日,才府玻璃被安排上会,但却遭到了暂缓表决。

翻阅招股书,两次冲击落败背后,才府玻璃存有行业环保压力、业绩下滑、多家供应商问题重重、募投项目必要性等顽疾未解。

在发审委会议上,证监会围绕上述问题提出四点问询。证监会要求公司说明2020年销售收入未受疫情影响且较2019年增长的原因,是否存在放宽信用政策调节收入的情形等问题。此外,还要求才府玻璃说明向华润雪花、百威啤酒等玻璃瓶用户采购碎玻璃的单价明显低于德清金雷且主要以后者为采购来源的合理性;要求公司说明关联方的认定及关联交易披露是否充分。

显然,才府玻璃回答未能令发审委满意。记者致电才府玻璃询问上述问题,截至发稿,记者未获回复。

业绩下滑

根据招股书披露,才府玻璃的主营业务为日用玻璃包装容器的研发、生产与销售。股权机构上,才府玻璃带有家族企业特征,实际控制人为陈建刚、陈平安、王海红。三人直接和间接合计持有公司92.33%股份。其中,陈平安系陈建刚的父亲,王海红系陈建刚的配偶。

才府玻璃主要产品包括玻璃瓶罐和玻璃器皿两大类。根据具体盛放物品的不同,玻璃瓶罐类产品可分为酒水瓶、食品调味品瓶和试剂瓶,玻璃器皿类产品可分为蜡烛杯和组培容器。

从赛道来看,才府玻璃所处的玻璃包装容器行业是一个竞争较为充分的行业。才府玻璃称,市场将会受到运输半径等因素影响。由于玻璃瓶罐的经济运输半径一般为500公里以内,有实力的企业会选择在重要市场地域以兼并或新设的方式建立生产基地,以迅速抢占市场份额;此外,国内还存在着一些规模相对较小、能耗较大及污染物排放不达标的企业,也有部分企业为降低成本而在税收、环保、用工等方面不尽规范,市场的公平竞争环境尚待进一步完善。

或许正是因为上述竞争,才府玻璃还未上市利润就出现下滑情况。

招股书显示,才府玻璃在2018年-2020年报告期内“增收不增利”。才府玻璃营业收入分别为4.54亿元、5.38亿元和5.97亿元,2019年和2020年分别同比增长18.50%和10.97%。归母净利润分别为8604.14万元、7373.65万元和6944.71万元,2019年和2020年分别同比下降14.30%和5.95%;主营业务毛利率逐年下滑分别为31.00%、29.17%和26.71%。

与此同时,公司库存大规模增长。与2018年相比,2019年和2020年,才府玻璃的存货规模大幅增长。各期末,公司的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6090.88万元、1.61亿元和1.41亿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24.08%、45.46%和39.71%。

大客户波动之疑

值得注意的是,发审委就才府玻璃主营收入进行了细化关注。根据招股书介绍,才府玻璃产品均采用直销模式,根据采购方性质不同,主要客户分为直接用户和非直接用户。

直接用户例如华润雪花、百威啤酒,最终用户直接采购发行人的玻璃包装容器用于生产包装;而非直接用户即为贸易商。

在报告期内,非直接用户客户营收出现较大波动。2018年-2020年,该模式营收分别为1.30亿元、0.94亿元、1.50亿元,占比分别为 28.78%、17.60%、25.30%。

细化来看,非直接用户客户出现的波动也体现在前五大已披露客户中。上海尚程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尚程)2018年是才府玻璃的第四大客户,销售金额为1839.64万元,占营收比为4.04%。2019年,上海尚程在前五大客户名单中消失。而2020年,其再度成为第三大客户,销售金额为4121.20万元,占比为6.90%。

而对比来看,根据披露,华润雪花2018年至2020年,才府玻璃向其销售的金额分别为1.24亿元、1.62亿元、1.39亿元,占比分别为27.31%、30.21%、23.25%。2020年出现了销售下降。

公司解释称,主要系2019年才府玻璃产能利用率在93.57%,在市场行情较好的情况下,优先保障直接用户类客户特别是啤酒瓶客户的生产,故减少对上海尚程等非直接用户类客户的销售。2020年,一方面国内发生了较为严重的新冠疫情,直接用户类客户限工限产,需求减少,另一方面,上海尚程主要面对的海外市场对玻璃瓶罐的需求变化较小。根据市场需求情况,公司2020年增加了对包括上海尚程在内的非直接用户类客户的销售。

简而言之,才府玻璃表示,在疫情下,上海尚程海外市场对玻璃瓶罐需求未发生变化,而国内则受到疫情影响。

在发审委会议上,发审委要求说明2019年发行人向非直接用户上海尚程的销售金额及占比相对较小的原因,结合菲律宾2020年新冠疫情的严重程度,说明上海尚程向发行人所购产品大幅增加且全部向菲律宾出口的合理性。

值得注意的是,菲律宾2020年3月因新冠疫情进入为期6个月的全国灾难状态,同年9月将全国灾难状态延长一年至今年9月。不知为何,上海尚程在彼时菲律宾疫情如此严重的情况下,还能维持高营收?

此外,发审委还要求才府玻璃说明2020年向非直接用户类客户销售金额大幅增加的原因;在2021年上半年疫情较2020年好转且相关窑炉不存在检修的情况下,向非直接用户类客户销售金额大幅下滑的原因,是否存在向非直接用户类客户压货从而提前确认收入的情况。

原料“偏爱”买贵的

才府玻璃的供应商也存在不小的“疑问”。

才府玻璃的主要原材料为石英砂、纯碱、碎玻璃。一家名为德清金雷的供应商在2018年-2020年一直稳居前五大供应商。据披露,德清金雷为德清县金雷再生资源回收有限公司及其关联公司德清县金环再生资源回收有限公司的简称。

2018年至2020年分别为其第二、二、一大供应商之位。才府玻璃向其采购的金额分别为3251.45万元、4546.73万元、3611.96万元,占比分别为11.49%、11.33%、10.21%

根据启信宝显示,德清县金雷再生资源回收有限公司2009年成立,据其披露的2020年年报显示,公司从业人数为3人,当年营收为3358.63万元,亏损5.58万元。德清县金环再生资源回收有限公司成立时间为2004年,根据2020年报披露,公司从业人数为2人,当年营收为4076.41万元,净利润为1.35万元。总共从业5人的德清金雷撑起了对才府玻璃共计1.14亿元的销售,而德清金雷实际也并未在交易中获利。

此外,据此前公司向上交所提交的招股说明书显示,德清国能再生资源回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清国能)是才府玻璃主要供应商之一,2015年至2017年采购金额分别是1336.43万元、1742.51万元和2118.71万元,占采购总额比例分别是13.63%、12.04%和12.33%。

公司称,2017年下半年,政府部门对碎玻璃回收环节的环保监管要求趋严,德清国能因无法达到相关环保要求而关停了碎玻璃回收业务,导致公司2018年1-6月未向德清国能采购碎玻璃。

记者注意到,早在2016年5月,德清环保局责令德清国能再生资源回收有限公司立即停止生产,同时罚款人民币伍万圆整。不过,从招股书来看,在停产后,2017年德清国能却仍在对才府玻璃进行销售。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才府玻璃向上交所提交的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司向碎玻璃主要供应商德清国能、德清金雷的碎玻璃采购价格均高于通过招标与华润雪花确定的采购价格。

才府玻璃解释称,主要原因系从华润雪花采购的碎玻璃需要公司进行挑选和进一步粉碎,并且碎玻璃对华润雪花而言属于生产废料,价格敏感度相对较低,因此公司向华润雪花采购的碎玻璃价格相对较低。因此,公司向主要供应商采购的碎玻璃价格具有公允性。

不过显然,监管对于该解释并不满意。在发审委会议上,发审委要求公司说明,向华润雪花、百威啤酒等玻璃瓶用户采购碎玻璃的单价明显低于德清金雷且主要以后者为采购来源的合理性,采购价格的确定依据及其公允性。同时要求说明原供应商德清国能、华隆制瓶的基本情况、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是否与才府玻璃及其关联方存在非交易性资金往来,关联方的认定及关联交易披露是否充分。

记者还将继续关注才府玻璃相应动作。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理财投资网
本文地址:http://www.chufiao.com/zaixianlicaitouzi/36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