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理财投资网

西药Paxlovid与中药连花清瘟之辩的背后“隐现”外资

理财投资网 2022-04-24 12:59

  股市是一个需要新鲜故事的地方。无论是中外资本利益之争,还是中药西药疗效之辩,当下Paxlovid是世卫组织认可最有效的治疗药物,但从部分国家公布的数据来看,需求远小于供应已是不争的事实。另一边,一众批判者对连花清瘟临床效果止步于科学验证存在怀疑,而此次连锁反应传导至股市,对于以岭药业(行情002603,诊股)来说负面舆论靠捐赠营销恐怕也难以一时平息。

  4月22日,以岭药业收盘报27.33元/股,股价十日内跌超36%,总市值蒸发逾160亿。

  作为纳入最新一版新冠肺炎治疗方案的中国“抗疫神药”,近两年凭借出圈的营销手段和各大专业人士及官方的推荐,疫情拉动需求完成了戴维斯双击。

  而自4月14日以来,以岭药业风波不断,4月20日下午,以岭药业举行媒体公开说明会公司高管回应了连花清瘟商标、研发时间、是否被世卫组织推荐等热点问题。

  当前虽然王思聪的微博已经被禁言,但事件似乎还未平息。4月15日、4月18日,以岭药业连续两日跌停,近两日股价持续跌势,昨日以岭药业在投资者平台表示,已经保留证据并向相关部门报案。

  消费抱团“新宠”

  “故事”延伸到“股市”

  4月20日说明会上,以岭药业董秘吴瑞就当前网络媒体引发相关舆论做出回应并表示,对于相关发布不实信息的行为,公司已经保留证据并向相关部门报案。

  事件起源于4月14日下午,王思聪在微博转发了一则有关连花清瘟胶囊的消息,并配以“证监会应严查以岭药业等醒目字眼,随后这一消息迅速在网络发酵。被网友冠有“娱乐圈纪检委”的万达集团公子王思聪,作为公众人物其影响力也引发了不小的连锁反应。

  此后有上海网友表示,以岭药业向上海捐赠的连花清瘟胶囊其商标是“连花”而并非常见包装“以岭”,被质疑造假;亦有自媒体平台“丁香医生”发文,科普连花清瘟在“预防新冠”方面的功效,标题直言不讳称“不要吃连花清瘟来预防新冠”。

  而一系列消息影响,以岭药业一周内股价跌超30%,市值蒸发逾160亿。

  针对各种网络言论,以岭药业公开场合回应称目前,市场上有效期内的连花清瘟胶囊产品有两种外包装形式,公司因优化管理,将呼吸系统相关产品统一使用“连花”商标,即将原来的“以岭”商标的老包装更换为“连花”商标新包装。“连花”商标于2005年4月11日申请,并于2009年6月27日获得授权。

  西药Paxlovid与中药连花清瘟之辩的背后“隐现”外资

  ▲图片来源:以岭药业

  环球老虎财经从看究竟APP获悉,当前石家庄以岭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已注册100多个“以岭”商标,最早的商标于2000年获批。该公司申请的“连花”商标也有20多个已获批注册,国际分类涉及医药、医疗器械、日化用品等,最早的商标于2005年获批。

  西药Paxlovid与中药连花清瘟之辩的背后“隐现”外资

  而对于治疗效果,以岭药业方表示,公司具有从临床试验,到具体的实验数据,再到被收入到新冠肺炎诊疗方案,包括适应症与说明书等完整的证据和报告披露。关于微博上所传的消息,请指出具体的问题与源头,我们将对具体内容做解答。网上言论,请投资者理性甄别。

  随后,王思聪又编辑了该条微博,删去了监管部门应严查以岭药业等字眼。即便如此也并未挽救公司股价的跌时,此后公司董秘在互动易上回应,“对网络上的不实言论,必要时将通过法律手段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从当前以岭药业种种的回应来看,试图自证清白的以岭药业似乎并不能说服市场,而在本次舆论风波尚未平息的同时,网络上也迸发了许多关于辉瑞特效药的“阴谋论”。

  中药VS西药疗效

  诞生于非典时期用于治感冒抗流感的中药连花清瘟胶囊,由于在治疗新冠肺炎时表示出良好的临床疗效,在今年3月18日国家卫健委颁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九版)》中从观察期治疗用药,变更为观察期治疗用药和治疗期用药。

  当前上海疫情爆发严重,本月初以岭药业联合红十字会向上海捐赠1100万连花清瘟胶囊物资,就此连花清瘟再次被送上热搜。而这波操作对于以岭药业来说也是一次完美的营销手段。

  同样今年早些时候,以岭药业就给疫情严重的香港地区捐赠价值700万元的连花清瘟,此后也给此后爆发疫情的吉林捐赠了价值500万元的药物物资。

  实则早在疫情爆发初期,连花清瘟被证实对新冠病毒具有一定的预防作用在全国范围内一盒难求,而在中国大使馆发放给全球各地华人及留学生的抗疫大礼包中出现了连花清瘟胶囊,就此这家中药企业自然而然在人们心中被定义为爱国情结深厚的优秀企业。

  此后连花清瘟与新冠疫情似乎开始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而事实也确实如此,疫情推动需求增长自2020年以来,以岭药业凭借连花清瘟业绩飙升,全年营收同比增长50.76%至87.72亿元,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100.95%至12.19亿元,股价年内最高涨幅超过250%。

  完成戴维斯双击的以岭药业成了国民心中的万金油。而自辉瑞的新冠特效药Paxlovid在中国获批后,网络上也出现了不同的声音。

  当地时间4月21日,世界卫生组织(WHO)批准在高风险患者中使用辉瑞公司的口服抗新冠病毒药物Paxlovid。

  此前该组织的试验数据的分析显示,Paxlovid显著降低了住院风险。世卫组织表示,在现有的新冠治疗药物中,辉瑞口服药Paxlovid是迄今为止最有效的。

  世界卫生组织对两项涉及近3100名患者的Paxlovid临床试验的分析表明,该药物将住院风险降低了85%。该机构表示,对于高风险患者,服用Paxlovid可以使每1000名患者的住院人数减少84例。

  而反观连花清瘟,虽此前《世界卫生组织中医药救治新冠肺炎专家评估会报告》,明确肯定了中医药救治新冠肺炎的有效性和安全性,但其认可的是包含连花清瘟在内的中医药对于新冠肺炎的疗效,并非是连花清瘟。

  而此前舆论消息却屡次将连花清瘟与世卫组织推荐挂钩,背后谁人炒作不得而知,而连花清瘟从籍籍无名的中药到现在防疫必备的“神药”其在医学界的认可程度究竟如何?

  早在2020年5月,一则关于连花清瘟胶囊在新冠肺炎临床效果方面的医学论文刊登在《植物医学》(Phytomedicine)杂志上,该论文的研究,是将284名新冠肺炎病人随机分两组,两组病人都接受常规治疗,其中一组另外还服用连花清瘟胶囊,论文最后得出结论,连花清瘟胶囊联合常规治疗可以显著缩短新冠肺炎患者的康复时间,有效缓解临床症状。

  另据以岭药业的介绍,围绕连花清瘟抗新冠肺炎开展了系列基础与临床研究,目前已发表实验与临床研究论文35篇,其中SCI 15篇。

  然而该数据并没有经过“双盲测试”。所谓双盲测试是医学上对药物检测的“黄金标准”,按照规定测试中,医生和病人双方都不知道所用的是药还是安慰剂,以消除心理因素和其他人为因素的影响,使所得的结果更为可靠。

  关于连花清瘟胶囊的双盲测试,钟南山院士也曾回应,考虑到疫情防控的紧迫性,无法进行双盲,专家组讨论后决定有限条件下,采用客观随机平行对照试验设计。

  也就是说,当前连花清瘟在国际上治疗效果尚未被认可,但其在国内抗疫中却的确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此次风波背后,以岭药业究竟是估值被质疑,还是动了谁的蛋糕?

  Paxlovid的“水土不服”?

  作为当前治疗新冠最有效的药物,Paxlovid的需求却并未匹配其地位。

  根据此前英国媒体路透社采访显示,即使在近期疫情反弹的情况下,Paxlovid在美国、英国、日本和韩国的需求仍远远低于供应。

  而就在此前,市场一度还在担忧Paxlovid处于供应严重短缺、生产周期冗长的尴尬境地中。辉瑞此前预期,在加紧生产的前提下,今年一共只能提供1.2亿个疗程,并预计截至2月初的合同销售额至少为220亿美元。其中,作为最大买家的美国将以每一疗程约530美元的价格采购了多达2000万个疗程。

  实际情况是,截至4月上半月,辉瑞已向美国交付了150万个疗程的Paxlovid,而全美药店里仍有50万个以上疗程的Paxlovid可供使用。

  除了美国,Paxlovid在日本、韩国和英国的使用情况也不如预期。日本政府与辉瑞签署了200万个疗程的Paxlovid合同,截至3月底,辉瑞已向日本政府交付了近1万个疗程,但仅开出了2900个疗程的用量。

  今年辉瑞特效药进入中国市场,当前在我国销售情况不得而知,但其在各地销售需求不及预期与其公开的使用限制条件也有一定的关系。

  与众多“韦”类药物一样,Paxlovid对患者治疗的要求比较苛刻,需在确诊五天内服用,发病五天后不建议使用,同时发病5天以内的轻型和普通型患者,但没有高风险因素的,儿童、孕妇及备孕人群不建议使用,可以说使用条件较为苛刻。

  同时,药物间相互作用及包含百分之五味觉失灵的副作用有一定影响。

  而最重要的是,与此前的德尔塔变异毒株不同,本次奥米克荣毒株相对来说传播广但毒性小,而Paxlovid具有严格的限制且有副作用的风险,同样是治疗轻症,中药作为副作用较小的药物自然成了我国治疗奥米克荣的首选。

  3月17日辉瑞向全球35家制药厂商授权,涵盖95个发展国家,其中包含中国五家企业,可以成本价可仿制Paxlovid,无需支付专利费。

  即便如此,在中国的售价是一个疗程2300元,在美国是一个疗程收费530美元,折合3370元人民币,显然相比较之下同样对轻症起到治疗作用但价格亲民的连花清瘟成了首选。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将以岭药业推向悬崖的王思聪,作为万达集团的“公子哥”其父亲王健林,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布局医疗行业了,万达集团于2018年9月,与美国匹兹堡大学医学中心战略合作。在中国合办国际医院,总投资60亿元,首个项目位于成都。而匹兹堡大学的药剂师和行政人员,均在辉瑞任职。

  同样在此次舆论中推波助澜的“丁香医生”背后投资者是挚信资本,金主之一是淡马锡,淡马锡不仅在中国投资了大量私人医疗机构,还是BioNTech的投资人。公开资料显示,“丁香医生”与辉瑞、默沙东、赛诺菲等药厂皆有合作关系,而同为防止轻症转重症,连花清瘟与辉瑞新冠特效药应该是竞争关系。

  此次以岭药业是否动了别人的蛋糕不得而知,但Paxlovid在中国的销量需要时间和市场来定夺。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理财投资网
本文地址:http://www.chufiao.com/remengupiaotuijian/82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