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理财投资网

“华尔街中国神童”失联!管理百亿私募基金,年内因隐瞒诉讼多次被警示

理财投资网 2021-12-19 13:00

  社会各界似乎都在寻找“汪潮涌”。不过,汪潮涌控制的新三板公司信中利,不仅是从媒体方面知晓公司实控人汪潮涌失联,且在花了一天时间后,仍未能联系上汪潮涌本人和他的家属。

  12月16日晚,信中利公告表示,自知悉相关报道起至公告披露前,已通过各种渠道多次联系汪超涌先生(汪潮涌本名)及其家属,但均未取得有效联系。同时,“公司同日向公安机关咨询相关情况,但尚未获得与汪超涌先生相关的有效信息”。当日早间,信中利就发布公告称,据媒体报道,公司实控人汪超涌失联,相关情况尚待确认。信中利同时表示,已申请自2021月12月16日起停牌,预计将于2021年12月29日前复牌。

  此前,据多家媒体公开报道,汪潮涌已于11月30日因涉嫌职务侵占罪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汪高峰律师对北京时间财经表示,职务侵占罪即利用职务便利侵吞、骗取及其他不合法手段非法占有公司财物,“犯罪数额较大或面临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数额巨大的,处5年以上有期徒刑。另因现行刑法加重对职务侵占罪的惩罚,可没收财产。”

  12月17日,北京时间财经查阅汪潮涌微博发现,坐拥526万粉丝的他,在今年10月19日当天连发22条微博后,自此便再无更新。随后,北京时间财经就“公司汪潮涌失联最新进展”等问题致电信中利,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风投教父”

  公开资料显示,汪潮涌从求学经历到投资经历光环颇多,曾被媒体誉为“华尔街中国神童”、“中国风投教父”。

  现年56岁的汪潮涌,15岁即考入华中科技大学,成为该校最年轻的学生。1984年,19岁的汪潮涌走进清华大学,成为经济管理学院第一届研究生,同时也是当年经管学院最年轻的硕士生。20岁,汪潮涌被公派美国留学,22岁MBA毕业。

  1987-1998年的十余年间,其曾先后任职于美国摩根大通银行、美国标准普尔、摩根士丹利,并担任美国摩根士丹利中国区负责人,素有“华尔街中国神童”之称。期间,他直接参与中金公司(行情601995,诊股)的组建公司,也经手东方航空的上市项目。巴菲特第一次到中国访问,汪潮涌就同他一起吃饭。

  1998-1999年,汪潮涌受国家开发银行邀请,担任全职高级顾问,参与筹备和组建国家开发银行的投资银行业务。1999年,汪潮涌筹资1000万美元创办信中利资本集团,主要从事新产业(行情300832,诊股)投资业务、控股实业经营业务、投资增值服务业务,为国内最早成立的VC/PE机构之一。

  2015年,汪潮涌迎来高光时刻,信中利于2015年10月挂牌新三板,上市首日总市值破百亿。据悉,信中利资本集团先后投资百度、搜狐、华谊兄弟(行情300027,诊股)、阿斯顿马丁、亚信科技、居然之家(行情000785,诊股)、1药网、郎进科技、美年大健康等多家国内外知名上市公司,累计投资企业近200家企业。其中,投资搜狐获利超过30倍。截至2020年末,信中利在管基金36只,累计认缴规模161.25亿元,在管实缴规模112.01亿元。

  “梦碎”惠程科技(行情002168,诊股)?

  “败局”似乎始于2016年。

  2016年,汪潮涌高溢价控股惠程科技后,却未能将私募业务注入上市公司。而举债收购以及惠程科技业绩拖累,不仅让汪潮涌失去了对惠程科技的控制权,也使得汪潮涌构思的一体两翼战略,即左手A股惠程科技,右手新三板信中利的版图逐渐破灭。

  2016年5月,汪潮涌夫妇斥资16.5亿元现金,溢价113.74%收购壳公司惠程科技,谋求“曲线上市”。据悉,汪潮涌夫妇16.5亿的收购资金中有12亿元为信中利通过招商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资管计划融资而来,其余3.15亿元是信中利以12%的利率向北京恒宇天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融资。而与此同时,由于当时股权投资机构变相借壳上市遇监管严查,证监会在同年9月修改《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信中利借壳上市计划落空。

  在借壳上市计划失败后,汪潮涌于是着手整顿惠程科技,并再借外来资金,高溢价收购哆可梦、战略投资真机智能等方式,拟做大互联网游戏、高端智能制造等业务板块。但是,惠程科技的业绩也并不理想。在2019年归属净利同比下滑近60%后,2020年惠程科技直接亏损9.604亿元,而今年前三季度惠程亏损额也达1.371亿元,同比下滑633.43%。

  惠程科技的不佳表现,也不断拖累信中利业绩。2019年,信中利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分别下滑39%、98%,2020年,信中利由盈转亏,亏损16.27亿元,总资产也从年初的81.36亿下降到55.13亿,降幅高达32.23%。2021年上半年,信中利净利润亏损2.12亿元,其中,公司公允价值变动收益为-11.39亿,较去年同期下降201.47%。同样,停牌前截至2021年12月15日,信中利收报0.45元/股,公司总市值仅5.8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宏观环境的去杠杆进程,以及高溢价收购带来的债务高企,信中利现金流面临很大压力。财报显示,截至2021年6月底,信中利账上货币资金1.73亿元,与此同时,公司流动负债20.91亿元,有息负债余额7.04亿元。有息负债中,包括惠程科技的对外负债5.57亿元。

  而因无法偿债,2021年7月,信中利失去对惠程科技的控制权。因无法偿还重庆绿发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下称 “重庆绿发”)的 5.41亿借款,在法院判决强制执行之后,2021年5月,惠程科技发布公司控制权拟变更的公告,称重庆绿发将成为公司控股股东。7月14日,汪潮涌辞去惠程科技董事长职务。

  入主5年后,汪潮涌最终梦碎惠程科技。

  隐瞒债务及诉讼信息

  尽管失去了惠程科技的控制权,汪潮涌及信中利的危机并未因此平息。

  2021年12月6日,信中利在半年报问询回复中披露,除已由惠程科技自行处理的7宗案件外,公司目前仍面临6个诉讼案件,涉案总金额超过13亿。

  具体来看,分别为长安保险销售公司要求信中利返还投资款1.15亿、中冀投资有限公司要求公司支付合作项目股权准让款6.84亿、武汉璟瑜多盈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要求公司支付股权回购款1.55亿、北京居然之家投资控股集团要求公司支付股权回购款2.1亿、中英人寿保险有限公司要求公司支付合伙份额转让款1亿多元。鉴于多起涉诉案件的影响,信中利也表示,公司具有一定的流动性敞口。

  同时,公司还有约15.56亿元的非关联方往来款,除应付诉讼款和一般往来款外,主要为13.6亿的拆借资金,包括向重庆绿发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拆借资金6.05亿,向深圳嘉道功程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拆借资金4.94亿,向嘉兴祥来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拆借资金1亿,还有其他资金拆借1.61亿。

  债务压力下,汪潮涌及信中利不惜冒着违反信息披露法规的风险,一再隐瞒债务及诉讼信息。今年5月,由于信中利没有及时披露控股子公司3月份就收到法院应诉通知书消息,北京证监局对信中利出具警示函。时隔4个月后,同样因多笔重大诉讼、仲裁未及时披露,北京证监局于9月初再对信中利出具警示函。而就在今年10月21日,信中利发布的来自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对公司及相关责任主体采取自律监管措施决定显示,中冀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曾起诉信中利和汪超涌要求偿还支付合作项目股权准让款6.84亿,信中利1月14日就收到应诉通知,6月21日才进行补充披露,此前也没有信披。(北京时间财经 吴珊)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理财投资网
本文地址:http://www.chufiao.com/remengupiaotuijian/46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