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理财投资网

公募基金整体遭遇灰色一季!回撤超30%,顶流基金经理直面下跌,暂时落后不改初衷

理财投资网 2022-04-28 13:02

  4月27日市场强势反弹,但是经历了今年市场几轮的大跌,不少明星基金也走下了“神坛”,原因何在呢?

  根据上周刚刚披露结束的基金一季报来看,今年迄今的绩差基金主要集中在了新能源、信息技术、军工等去年涨幅较大的板块。有不少基金经理在季报中都对此进行了反思,原因基本在于这类符合长期发展规律的板块大都持续被看好。

  而对于“顶流”基金经理而言,管理规模数百亿的他们承受着更大的管理压力,例如顶流基金经理焦巍就在一季报中进行了反思,他表示对于仍看好的公司,不会选定不卖出,而是会动态持有。但是在大部分顶流明星看来,目前不必悲观,邬传雁认为目前宁可忍受浮亏的压力,也不能在当前错误出局。

  多只产品净值回撤超30%

  公募基金整体遭遇灰色一季

  截至4月22日收盘,今年以来公募主动权益类产品整体式微,实现正收益的产品不足百只,净值下跌的主动权益类基金比比皆是。但是,也有不少产品因净值回撤幅度过大而饱受争议,据《红周刊》统计,年内回撤幅度超过30个百分点的产品数量达到了550只,在主动权益类产品中的占比已经接近百分之十五。

  其中跌幅最大的是诺安创新驱动,今年以来净值增长率已经回撤了43.67个百分点。该基金同样由公司的网红基金经理蔡嵩松管理。不同于他在代表作诺安成长中偏爱半导体的特点,该基金的重仓股主要围绕“数字经济”这一概念进行重仓,卫士通(行情002268,诊股)、旗天科技(行情300061,诊股)和数字认证(行情300579,诊股)占据了前三大重仓股的位置,但从结果上看,蔡嵩松在舒适圈之外的挑战并不成功,反而酿造了更大了波动。数字经济目前还是小众的投资标的,而大部分绩差基金经理则在新能源、信息技术、军工和医药等抱团领域栽了跟头。

  例如排名倒数第三位的兴银科技增长1个月滚动持有。该基金由公司权益总监杨坤和新人张世略共同管理,他们一改上季度重仓军工的风格,主要围绕在新能源和信息技术领域进行重仓,并配有智飞生物(行情300122,诊股)这一生物医药概念股,但是所有的重仓股年内跌幅都超过了10%,没有一只给人意外之喜。

  其中,宁德时代(行情300750,诊股)被加仓到该基金的第一大重仓股位置,但是截至4月25日收盘,年内跌幅已达到了33.66%;而该基金重仓的新能源上游公司永兴材料(行情002756,诊股)的跌幅更惨,年内已经达到了41.6%。此外,信息技术和人工智能领域的士兰微(行情600460,诊股)、斯达半导(行情603290,诊股)等公司的跌幅也都超过了20%。

  对于重仓股的选择,基金经理在一季报中给出了这样的理由:“报告期内,产品遵循精选行业,优选个股的投资策略,围绕今年具有优质成长性的行业与个股进行配置。”

  暂时落后不改初衷

  对风电、军工等板块配置周期或被迫放长

  短期内,基金净值的大幅回撤不仅令投资者受损,同时也增加了基金经理的管理压力,基金经理们在季报中对是追求长期目标还是中短期净值稳定,展开了反思。

  中庚价值先锋的基金经理陈涛和曹庆就在一季报中指出:“从一季度的业绩表现来看,本基金净值有较大幅度回撤,相对业绩比较基准的超额收益也有较大幅度回撤,特别是在三月份出现了短时间内的较大幅度下跌。”。中庚旗下有5只主动权益类产品,而业绩分化颇为明显,由丘栋荣管理的4只今年排名都靠前,但是被贴有低估成长标签的价值先锋却只有-34.11%的收益率,在736只同类基金中仅排在18位。

  对于业绩欠佳的原因,基金经理也在一季报中归因于制造业仓位较高。从重仓行业不难看出,该基金对于风能、信息技术等领域的重仓都有所提升,其中第一大重仓股天顺风能(行情002531,诊股)在去年末就被调至该基金重仓的首要位置,而今年一季度持股数量增加至2929.77万股,增幅为10%。

  但是在大宗商品价格上行、中下游制造业整体受损的大环境下,这只股票自2月下旬以来走出了直线下挫的行情,两个月的时间股价便由21元附近降至10元附近。除天顺风能外,该基金重仓的另一制造业公司振江股份(行情603507,诊股)的主营业务同样也聚焦在了风力发电,近两个月的境况与前者相似,股价跌幅近40%。

  如果说该基金投资的制造业公司主要受国际因素的影响,其重仓的另一品类信息技术则受到了国内疫情反复的困扰。一季报指出:“新冠疫情在国内超预期的反弹,对计算机等行业的项目交付和结算都可能带来扰动,触发投资者对这类公司短期业绩的担心。”

  例如被加仓至第二大重仓股的信息服务公司赛意信息(行情300687,诊股)或因此走弱,尤其是三月以来,其股价下跌已经达到了34.95%。“由于我们持有的股票不是那种当前基本面最景气、受市场追捧的股票,所以在市场急速调整时也没有表现出很强抗跌性。”基金经理如是评价。

  而且从业绩来看,该公司的确出现了增速下滑的情况:公司2020年一季度以及2021年一季度营收和净利润同比翻几倍的增长情况不复存在,根据业绩预告,其营业收入的同比上升25.01%~32.59%,净利润同比上升2%~25%,增速明显下滑。此外,其扣非后的净利润同比上升幅度在-8.36%~21.07%的区间,还存在一定的下降风险。

  虽然存在短期景气度下降的风险,但是基金经理表示:“我们更多的是关注中长期,即3~5年的投资性价比,相对淡化短期基本面景气度。随着这轮市场的调整,投资机会显然是越来越多了,我们配置较多的比如TMT、风电、机械制造、汽车零部件等行业经过本轮调整,估值处于一个更有吸引力的水平。”这或许也是基金经理将股票仓位从去年末的92.44%提升至今年一季度末的93.24%的原因。

  此外,中信保诚至兴的基金经理闾志刚和孙浩中也饱受制造业的压力,他们在一季报中指出了在不确定性因素的影响下基金净值回撤的事实:“本产品核心聚焦在周期制造类资产。一季度在新能源、半导体、农化等领域做了一定配置,但受到上游原材料价格大涨、新冠疫情扩散等影响,中游制造环节盈利前景不确定性提升,组合净值出现回撤。”

  产品一季度的净值增长率只有-26.65%。而四月以来,该基金净值继续走弱,截至4月21日收盘,其年内净值增长率仅有-39.01%,在2211只同类基金中排在后三位。

  该基金长期投资于泛制造业领域,但是在今年一季度市场并不明朗的情况下,该基金果断将投资重心从信息技术专向新能源领域目前看来并非明智之举。新进的华友钴业(行情603799,诊股)、天赐材料(行情002709,诊股)等年内跌幅均超过了30%。而基金经理对于行业的基本面也相对乐观,他们认为科技成长的估值与拥挤度压力均显著改善,已经处于情绪修复窗口底部,在二季度仍具备配置价值。

  不止是新能源、信息技术等,包括军工等行业,虽然一季度使得基金经理受损严重,但是仍不改基金经理长期配置的决心。例如十三年老将刘明管理的东方阿尔法精选,年内在主要重仓军工的情形下,净值回撤已经超过了30%,但是他认为:“尽管市场面临的挑战因素依然存在,但经过前期的市场调整,诸多负面因素已经反映在股价中。”

  除了风险暴露殆尽外,他认为我国国防行业迎来了由主力装备定型批量牵引的内生快速增长时期。“航空装备及发动机领域的多个主机厂合同负债大幅增加,军工行业大量上市公司陆续公告大额订单,这代表着围绕主战装备的产业化进程将不断加速。从配套产业链的调研中,我们也看到航空、航天、发动机等产业链上的相关公司在未来的2年内产能呈现高速扩张,进一步印证了行业的高景气。”

  顶流基金经理直面下跌

  短期风雨难撼长线思路

  今年的市场环境对管理经验丰富、管理规模数百亿的顶流基金经理们带来了巨大的考验。葛兰管理的中欧医疗健康、朱少醒管理的富国天惠成长、谢治宇的兴全合润的回撤幅度都超过了20%;而傅鹏博的睿远成长价值、周蔚文的中欧时代先锋的回撤幅度都超过了30%……

  而在他们中,200亿基金经理焦巍开始对投资方法进行了反思。他的代表作银华富裕主题年内的净值增长率为-21.02%。在重仓股方面,贵州茅台(行情600519,诊股)、山西汾酒(行情600809,诊股)、重庆啤酒(行情600132,诊股)、酒鬼酒(行情000799,诊股)、片仔癀(行情600436,诊股)等几只股票的持仓几乎维持了去年末的数量,新进了招商银行(行情600036,诊股)和同仁堂(行情600085,诊股),并加仓了爱美客(行情300896,诊股),剔除了重仓股中的泰格医药(行情300347,诊股)和康希诺(行情688185,诊股),大幅减仓药明康德(行情603259,诊股)。

  而这一操作也源自于基金经理对操作方法反思的结果:“一方面,对好公司和好商业模式的长期投资不变,即使短期受到煎熬和诱惑。比如体现在对大消费的投资上,本基金管理人坚信人类与病毒终将达成或者进化到某种生物状态,而病毒本身不可能长期影响人性的马斯洛需求。”但是“意识到估值和边际变化对组合大部分公司的重要性,不再死守坚决不卖出好公司的信条,而改之为动态平衡。”

  而在大部分基金经理看来,一季度投资最大风险的来自于宏观的不确定性:国内地产拖累宏观经济、俄乌战争推高通胀以及疫情反复等都使得市场承担了巨大的压力,对此,华夏基金的明星基金经理周克平直言:“我们对于当前面临的宏观困境有一定的心理准备,但是目前的多重承压确实也超出了我们的预期。”

  不过,对于未来宏观环境的演变,大部分基金经理认为其正出现积极变化。傅鹏博就在季报中表示:“三月公布的社融数据是超出预期的,央行在从宽货币到宽信用的方面做了极大的努力,以此应对疫情对全国经济生活的冲击,以及疲弱的地产销售数据。从需求侧看,企业中长期贷款同比小幅增加;随着PPI同比增速下行,原材料对企业经营的成本压力有所缓解。”

  其中对于房地产对宏观经济带来的变化是他关注的重点:“部分城市陆续放松房地产调控政策,之后房地产销售和居民中长期贷款改善程度成为影响国内经济能否达到增长目标的关键因素。”

  而另一位老将周蔚文显得更为乐观,他认为在市场经过调整后,相当一部分赛道标的泡沫已很小;而且过去两三年不少板块优秀公司股价上涨很少,行业景气见底后将迎来好转,逐步出现投资机会;此外,我国货币政策还有宽松的空间,这在全球流动性收紧的局面下是十分有利的。

  周蔚文表示未来将继续保持成长风格,在具体的投资方向上,“一是未来多年景气持续向好的行业,例如新能源、光伏、军工、医疗等行业,这些行业大部分估值不低,但其中细分板块的基本面将出现分化,我们将挑选基本面发生积极变化的细分板块进行配置;第二类是困境反转行业,这些行业股价处于低位,短期经营有不确定性,但以两年左右的维度看,大概率经营会恢复正常,甚至比历史上景气年份好很多,代表行业有养殖、餐饮旅游等。我们将根据相关产业未来利润增长率、估值情况动态调整板块配置比例。”

  但是在周克平看来,市场在下跌后也孕育着机会,而且是极端底部。他表示,在预留充足的流动性准备的前提下,在这个底部区域,他管理的华夏先锋科技一年仍保持了较高仓位运行,调整了一些结构,依旧聚焦长期看好的电子半导体、新能源汽车、云计算、现代服务、国防军工等行业,同时他也判断,医药行业进入长期可投资区间了,因此开始增持一些以细胞基因治疗和国产医疗器械为代表的医药股。

  不同于周克平对市场底部大胆的判断,邬传雁则认为难以准确预知什么时候会否极泰来。但他并不悲观:“我们也需要清醒地看到自己的投资正处于一个向上收益空间远大于向下波动风险的阶段”。基于这一判断,他认为“这是一个容易诱发操作风险的阶段,倘若投资者能够免受干扰,维持信心,持有的组合相对稳定,那么内外部的冲击因素一旦缓解,市场的估值水平和我们的投资收益水平大概率会恢复到一个长期的均值轨道,甚至向更为乐观的方向发展。”宁可忍受浮亏的压力,也并不能在当前错误出局。

  朱少醒也将科学领域的专业名词“鲁棒性”(健壮性、稳健性,是在异常和危险情况下系统生存的关键)引入投资领域。他认为分析短期市场很难推断出乐观结论,但是放眼更长维度,再对市场过度悲观已经没有意义,当下已经是权益投资者应该承受波动、有技巧地承担风险的时候。“我们将依然注重上市公司的质地,希望投资标的生产经营有更强的鲁棒性。有利的方面是核心资产中,相当部分优质标的前期股价有较大幅度的回撤,估值吸引力显著上升。”朱少醒表示。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理财投资网
本文地址:http://www.chufiao.com/jijinxingyedongtai/8407.html